这轮越剧牛市还能持续多久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上海越剧院近期连演三日《双飞翼》,场场客满,上海又一轮“越剧牛市”似乎到来。

上海越剧院近日连续三天演出《双飞翼》,场馆爆满。 上海又一轮“越剧牛市”似乎即将到来。

11楼

有这样一句话:“越剧卖得不好,上海的戏就没有希望”。 虽然有点偏激,但真实反映了越剧在上海的市场地位。

2011年9月,上海越剧院被媒体点名:“一年没有创作出新剧目,这在剧院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据说,上海越剧院的导演李莉看到这篇文章后,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但不知道讨论了什么。

过去一年,上海越剧市场出现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大太阳线”:去年这个时候,上演的《台上的姐姐》曾一度传出16小时卖空6场门票的神话。九代越剧。 但又羡慕又有点恨,有一个声音说:“这只是平均年龄80多岁的老艺术家‘剩余价值’的最后一次消费,只是虚假繁荣。” 去年10月,上海越剧院最年轻的一代演出新剧《甄嬛传(上)》,4剧提前数周售空;今年早春两部大剧同时上映、《风雪渔语》和《铜雀台》,前者票务当天就被抢掉了70%,后者首演时下了大雨,但剧场却座无虚席。

5月13日至15日,邵氏舞台再次挂上“满满”的感谢牌,尚悦今年的重头戏《双飞翼》再次让黄牛笑得合不拢嘴; 紧随其后的是《甄嬛》(下)和60年未登舞台的“元凡版”《爱情祝福》……看来这轮越剧牛市是扎实的,而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十五年前,越剧也曾经“牛逼”过。 那是1999年大剧院版的《红楼梦》,票真是一票难求。 听说还有人以“抢不到票就是不孝顺婆婆”为由索要门票。 客观地说,那一次是由于“大名鼎鼎的《红楼梦》+新开业的上海大剧院+宣传轰炸”的综合效应。 不完全是越剧自身小宇宙的爆发,但当时的剧院决策者似乎对那股热潮引起的市场关注缺乏足够的认识,没有后续的剧目或大型活动跟上,所以牛市只是昙花一现。

在本轮牛市到来之前,上海悦剧院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的低迷期。 六年来,越剧团只上演了两部新写的剧目,都只演出了几场就匆匆结束了。 去年,文化部评选出“全国地方戏曲创作演出重点院团”。 越剧并非上海地方剧团,但上海越剧院成为入选的39个剧团之一。 除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外,还要求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各选本地歌剧。 为什么上海越剧也能挤进来? 据说,原因是:上海越剧院曾长期创办并主导中国戏曲的创作和演出; 中国越剧演员90%来自上越。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把奖项抱得那么绝对,但一个“长期引领中国戏曲创作和演出潮流”的剧院在2017年没有创作出影响全国的原创剧目,这是不争的事实。过去十年。 很多人质疑,说到影院里囤积的知名演员数量,放眼整个中国,能与乔伊并肩的演员屈指可数。 可是,我手里有班里有名的演员,就是拍不出像样的新戏。 为什么?

我们来看看近一年来这一轮越剧牛市的原因。 九代著名越剧演员同台演出的《舞台姐妹情》是一个偶然的开始。 平心而论,这部剧的艺术价值是真实的,但却创造了巨大的市场效应,让越剧“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 之中。 趁着这个势头,尚悦马不停蹄地推出了《甄嬛传》、《雪与樵》、《铜雀台》、《双飞翼》,非常聪明地继续利用市场热情。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还是剧目质量。 《甄嬛传》改编自流行小说和影视剧。 选材属于尚悦十几年来罕见的“睁眼看世界”。 一群年轻貌美的年轻演员虽然还稚嫩,但毫不掩饰地展示着年龄带来的优势; 《雪域渔樵》和《铜雀台》其实都是十多年前创作的剧目。 它们是已经演出了几十场甚至上百场、经过市场检验的剧目。 今年他们重新选角,剧本被推翻。 再次,新版是否比旧版更好没有共识,但该剧本身的感染力和基础还在,蛰伏数年卷土重来的中生代主角们的表现也都不错。 “出色的”。

“双飞翼”近期的表现被贴上了“顶级尚悦配置”的标签。 有评论说,这是编剧李丽写的最好的越剧本。 它有什么好呢? 我们不会分析戏剧结构、情节呈现、张力和情感等专业问题。 全剧一半以上的叙事和抒情歌词都是歌唱。 多样而酣畅淋漓的歌声让现场观众激动不已,报以热烈的掌声。 三位主演加起来已有十多年没有出演新剧了。 多年来积累的市场饥饿和自我保护一旦释放出来,其能量不可低估。 接下来的《甄嬛传》(第二部)和《天赐良缘》,你可以打个稳妥的赌注(play a safe bet),一定会一路走红。

我为尚悦感到非常高兴。 这次他们没有像上次《红楼梦》那样错过了绝佳的市场机会。 他们用一系列优质剧创造了牛市。

但同时,我也为尚乐担心:已上演的四部剧目中,李丽写了三部; 导演、作曲家、舞台设计师、灯光设计师都不是尚悦本人。 唯一剩下的成就就是歌唱和服装设计。 一个已经退休多年,另一个即将退休。

这次越剧牛市,不客气地说,优质剧目激活了上越演员的力量。 然而,在前所未有的聚光灯下,创造力不足的隐患更加凸显出来。 “确立并长期引领中国戏曲创作和表演的潮流”不是演员一个人就能实现的。 当年创建上海越剧院的是一支数十人的创作团队。 各个重要类型的作品中都有大牌人物,其中吴晨(导演)、徐进(编剧)、刘汝增(作曲)、苏世峰(舞台设计)等都与袁学芬、徐玉兰齐名。各自的专业领域。

但现在呢? 一个剧院的衰落往往外在表现为演员的失败和剧目的薄弱,而创作力的枯萎往往是隐蔽的却是致命的。 好歌手需要好歌曲,好演员需要好剧目。 没有创作力,再好的演员也只能是没有弹药的士兵! 上海越剧的牛市能持续多久,取决于后续的创作力量能支撑多久。

越剧剧目排行榜_越剧剧目_越剧袁雪芬越剧电影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