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杂谈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去乌镇吧!哪怕只是听一场越剧。”
一直都不解朋友为啥会这么怂恿我,为了一场越剧,就值得那么老远地跑去乌镇吗?
乌镇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吴越之地吧?成语有“势成吴越”,可以想象,那时的乌镇定是兵戈铁马。或许,正是勾践的铁骑踏平了乌镇,踏成了乌镇的青石板。
那西施呢?恐怕当年就曾在乌镇的某座桥边浣纱吧?这么一想,感觉乌镇这个古镇更加有历史的沧桑感和岁月的永恒感了;若用女人作比喻,它应该算是风韵犹存吧!
前些个日子,特地上网找越剧听。当那吴侬软语婉婉响起之时,一种难以名之的感动悠然而升。我听不大懂什么意思,但在感动之时,也能默默体会到唱词的意思。
乌镇的孩童就是听这、唱这长大的吧?!乌镇的水也是在这吴侬软语中流淌前行的吧?乌镇的桥,也见证了一代代唱越剧的名家吧?!那青石板上,是否曾留下越剧的足迹?
越剧唱历史,但更多的还是唱普通百姓的生活。比如说,乌镇人的柴米油盐?又比如,乌镇人的七情六欲?这些,怕都与乌镇人的处世态度不无关系吧?
我想,乌镇人该是悠闲过活的,他们决不会与“杞人忧天”搭上关系,而是知足常乐……在乌镇,生活中少了份尔虞我诈、多了份恬静。曾看过这么一句话,出自一位老奶奶之口:“你忙忙碌碌活80,我晒晒太阳也活80,为什么急急忙忙去赶死呢?”嗯,好想就这样晒晒太阳、望望远空、听听流水……然后,安详地闭上眼,把自己的今生短暂回味一下,让那些值得回忆的、值得闪烁的片段、场景随着自己而去。我们,并不需要把这些留给后人,让后人自己去体会不更好?即便是把那些感受写下来了,那也不妨用火焚之——黛玉焚稿,也怕是为了让宝玉体会其一片苦心吧?乌镇的越剧,总让我莫名想起电影《霸王别姬》。两者没多大关系,但是却总是像两件东西被线牵着,带着这个走,那个也跟着走……电影《霸王别姬》里唱的是京剧,京剧的调是刚毅的,而越剧,浑然不同,软软的、细腻的。也许是生活地理环境的原因,京剧是山、越剧是水罢了!
但是,电影里的程蝶衣,给我的感受就是一个地道的“水生水养”的人。蝶衣高傲中带着一股落寞的神情,简直就像是越剧里有着无限愁怨的女子……后来,我在想,电影《霸王别姬》其实就是京剧与越剧,还有昆曲的混合体,小楼是京剧、蝶衣是越剧,那菊仙,则是昆曲了……朋友告诉我:在乌镇听越剧,会听到入戏的……现在想想,也不是全无道理。吴侬软语的越剧,会让人陷入一种梦境里,更确切地说,是会引导着人们走进越剧演员们演绎的戏里。(京剧没能给我这种感受,因为它太刚毅了,刚毅得让我有些许排斥——虽然京剧是我们的国粹。)我们可以这样想象:当一个人梦游之时,他是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梦境里的,周围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已毫无意义……
入戏与出戏,就是那么一念之差。演员们的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微小的举动,都能让一个台下的有心之人入戏;而台上的他们,则说不定比台下的人还要清醒呢!当然,蝶衣不是清醒的,他也是入了戏的,入了历史给他的戏、入了虞姬给他的梦……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