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高老师学越剧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那一日钱塘道上送你归,你说家有小九妹……”日前,市图书馆报告厅传来袅袅越音。130余位越剧表演爱好者济济一堂,齐声学唱戚毕派唱腔的越剧《梁祝·楼台会》选段,把闻者带入吴越乡音缭绕的流金岁月。市戏剧家协会联合高央飞戏剧工作室举办的“我跟高老师学越剧”免费公益培训走进第三个年头,继续为我市的越剧表演爱好者“传经送宝”。今天下午,培训班在2019年度开展的第三堂课又如期开课了。

高央飞是坎墩人,慈溪响当当的戏曲名票,尤以越剧戚毕派见长。她的嗓音明亮通透,表演真切细腻又娴熟自如。会如此对越剧钟爱有加,母亲可算是她的“启蒙老师”。母亲非常喜欢越剧,高央飞从小就听惯了母亲在家中信手拈来的随口哼唱。到了13岁那年,高央飞在自家的黑白电视机中看了一场《花为媒》,她被屏幕中演员那婀娜的身姿、曼妙的舞步、优美的唱腔深深吸引。就这样,少女时代的高央飞做起了越剧舞台梦,开始学唱越剧。那时,在给捕鱼为生的父亲帮忙时,她会随身带个收音机,边听边模仿,慢慢地熟悉了越剧的许多经典曲目。高央飞16岁登台演出,并很快在与其他票友的交流中脱颖而出。嫁为人妻进入工厂上班后,为了继续学好学精越剧,她把工资的大部分都花在了越剧相关的开销上。除了买越剧学习资料外,还自费参加越剧演出。一旦有越剧名伶来宁波演出,无论票价多高,她都会赶去观看。

2004年,36岁的高央飞凭借越剧《唐伯虎点秋香》选段,在来自全国80余名选手参与的决赛中,摘得“良渚文化杯”全国越剧演唱大赛成年业余组银奖。4年后,她摘得该赛事的金奖。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比赛,她逐渐在我市甚至全国的越剧票友圈占有一席之地,还逐渐结识了毕派创始人毕春芳等越剧名家,得到了他们的指点和帮助。时至今日,高央飞已活跃在各种越剧表演的舞台30余年,俨然是我市的本土越剧明星。

除了继续享受台前的游刃有余,近年来在市老年大学戏曲班等积累了诸多越剧教学经验的高央飞,看到了我市越剧表演爱好者对想要借助较为专业的培训来提升表演水平的渴望。热心文艺公益的她,在2017年5月开了“我跟高老师学越剧”,在市戏剧家协会的支持下办起了免费公益培训。原本计划只做1年的活动,就这么延续了下来,还多次带着学习成果进社区、进文化礼堂,送戏文展风采。目前,这个课程已经列入了市文联的“艺课堂”项目。

“新的教学内容开始前,我们先把去年底教的《唐伯虎点秋香·三笑》一起来复习一遍。注意发音要到位,吐字要清晰。”3月5日下午1点半, 2019年度的“我跟高老师学越剧”第一次开课,高央飞想要学员们温故知新。每周一次,一次2节,本年度有16个星期三的下午,高央飞又将与她的学员们在教与学中度过。第三次开班,由于此前纷至沓来的报名要求,学员已经由最初的60余个扩容到了如今的130余个。

当天来得最早的学员要数家住龙山的陈志莉和她的4个好姐妹。她们是龙山镇的越剧表演爱好者,中午11点多在家吃过饭,就集合开车往浒山赶,12点15分早早到达,生怕错过了宝贵的第一堂课。 “我们都是冲着高老师来的。”陈志莉告诉记者,既然幸运地成为了学员,本年度的32节课,她们都会准时到场,认真跟着高老师学唱越剧。“上课时边听边唱边用手机录音,回家后可以反复听着练。”3位今年刚报上名的学员已经提早讨教好了学习攻略。

偌大的图书馆报告厅, 130余名学员齐声跟唱,听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放眼看去,基本都是中老年女学员。家住浒山街道东门社区的胡国安是里凤毛麟角的男学员。 “退休了在家呆着太无聊,跟老伴一起出来学学唱戏,打发一下时间,也多点生活乐趣。”坐在胡师傅隔壁的是妻子罗秋菊,两人都是高央飞在市老年大学戏曲班的学生,也是“我跟高老师学越剧”的最初学员,夫妻同行学唱戏,回了家也有人搭戏练习,晚年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一个免费公益培训能走到第3年,除了市剧协、场地提供方等创造条件外,还离不开骨干学员和伴奏老师无怨无悔的辛勤付出。陈美仙、岑灵霞等14名骨干学员不一定是这130余名学员间学得最投入、唱得最出彩的,但一定是里面最热心张罗、最不计得失的,为了让大家在顺顺当当地学习,她们勤恳地包揽了不少课前课后的细碎工作。

除此之外,还得特别说一说每次默默坐在高老师边上的两个男人,在每周两个小时的课堂上,他们全程为高老师和学员们练唱伴奏,没有丝毫的懈怠和敷衍。

拉二胡的蔡企达自学音乐几十年,近七八年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公益文艺活动中。本年度要教唱的《梁祝·楼台会》的完整曲谱,是他今年春节用打谱软件一小节一小节自己打出来的。10几分钟的唱段,他花了3天时间才整理好。弹三弦的是附海的退休教师童纪华,他也是自告奋勇参与这个公益培训。两人发挥自己的音乐特长,为有心学习越剧的学员们创造更优越的学习氛围。

高老师的课堂在继续。等到本年度教学完成时,学员们定能以更加从容的姿态,或是在自家客厅的“小舞台”上,为亲朋好友唱上一曲,或是登上村镇、社区街道的庆祝和慰问的“大舞台”,为邻里乡亲演上一段。■全媒体记者 陆超群 通讯员 李波 方宇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