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音动人 百年越剧乘运河之水流向远方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上林三春好风光,君悦臣欢同玩赏。层楼飞阁多玲珑,画栋雕梁好辉煌……”这是经典越剧《孟丽君》中的台词。2023年7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李敏,携手国家一级演员黄燕舞、张学芬,为成都观众演绎了这一经典剧目,备受戏迷好评。

就在此次演出的两个月前,今年5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前往越剧诞生地——浙江绍兴,探访作为戏曲水路传播的“活化石”,大运河在越剧百年发展、传承中的作用。绍兴市演艺集团总经理裘建平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直言:“越剧发源于绍兴嵊州,是我们这里的地方戏,有100年的历史了。”作为绍兴越剧的“幕后推手”,裘建平为推广、发扬越剧,已经坚持了21年。“这是我的热爱,更是我的责任。”他说。

“山阴故水道,出东郭,从郡阳春亭,去县五十里。”大运河浙东运河绍兴段,在春秋越国时期便已存在,也是由于运河和鉴湖赋予的便利交通、环境等优势,绍兴在唐朝就有“会稽天下本无俦,任取苏杭作辈流”的美誉。而运河上的“浪桨风帆,千艘万舻”,也为传播绍兴文化、民俗传统提供了“活力”,让更多人了解古越大地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作为中国的第二大剧种,越剧被称为“流传最广的地方剧种”。陆游与唐琬的凄美爱情,也随着越剧《钗头凤》《团圆之后》《唐琬》《陆游与唐琬》等剧目的演出,顺着运河水流传不息。

裘建平说:“在我们绍兴,几乎没有人不喜欢越剧,年轻人也非常热爱。越剧就像是一枚铁烙,深深烙进了每个绍兴人的内心。”

2003年,在越剧发展低迷阶段,裘建平出任绍兴市演出公司总经理,“我第一个思路,是越剧要有一个盛会。”

于是,他策划了首届江浙沪经典越剧大展演。“我们这样做的目的,第一是弘扬越剧,第二是让全国各个院团展演期间进行艺术交流。同时,我们打造的这个‘越剧嘉年华’,票价也一直很惠民,包括团体票、游客票。持续一个多月的展演中,市民和游客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越剧、欣赏越剧。”

今年6月8日,第21届越剧大展演在浙江绍兴大剧院启幕。4个月时间里,来自江浙沪闽的10家越剧院团,将为绍兴戏迷带来20场越剧大戏,传承弘扬戏曲经典。“把当时渐渐走向衰落的传统戏曲重新‘扶’起来,让值得我们骄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瑰宝,依旧灿烂地盛开在中华大地上,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

音乐响,唱腔起,越剧飘荡在浙东运河之上,乘一艘梦想的小船,翻过山,越过岭,让越剧文化像蒲公英的种子一般,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开枝散叶,生根发芽。在裘建平看来,“运河是一个‘硬件’。运河本身拥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但是想要更多地赋予运河美丽与繁荣,需要‘软件’,需要文化。越剧,就是大运河不可缺少的文化元素之一。”

“当然运河文化有很多,绍兴段运河除了越剧文化,还有书法文化、酒文化、名人文化等等,这也说明,运河的发展和兴盛,离不开文化软实力的支撑。”而保护好大运河文化,也保护了“沿线人民的乡愁”。

采访中,裘建平分享了越剧发展的“前世今生”。“越剧的发展分为了前百年和后百年,在前一个百年里面,袁雪芬、尹桂芳、筱丹桂、范瑞娟、傅全香等老一辈艺术家,通过她们的努力让越剧唱响上海,为越剧的发展与推广打下了基础,这才有了我们后面越剧的进步与突破。”

人才问题始终是每一个戏曲行业所要面临的,庆幸的是,越剧的人才培养与发展情况令人欣慰。“新百年以来,越剧也做了不少事情,首先是各个院团都排了大量的戏,也培养了一批中青代演员,70后、80后、90后都跟上来了。”裘建平告诉记者,如今越剧已经在东部沿海一带得到了规模性的发展。“除浙江地区外,江苏、福建、上海等地也分别发展出了省、市、县、区越剧团,越音缭绕的绍兴,也会持续擦亮越剧这张‘金名片’。”

作为土生土长的绍兴人,裘建平希望越剧越来越好,“还有很多地方、很多城市的人,他们没亲眼看过、听过越剧,所以我的目标就是继续推广,让越剧唱响中国大江南北。”今年6月下旬开始,由绍兴市越剧团演出的《孟丽君》《梁山伯与祝英台》,已经在福建、湖南、湖北、四川、云南、江苏、浙江、北京、江西等地巡演,所到之处反响热烈。同时,越剧《钱塘里》《核桃树之恋》《唱支山歌给党听》等,也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光芒。

诞生于运河之畔的越剧,继承了怎样的运河智慧与精神?裘建平认为,运河始终没有断流,运河周边的经济和文化在新时代更加欣欣向荣。越剧也像运河一样,不断地繁荣、昌盛,源远流长。同时,新百年的越剧人继承了老一辈艺术家百折不挠、从不放弃的精神,并发挥守正创新精神,努力将越剧打造成时代所需、年轻人所需的戏曲经典。

在与现代传播技术相结合方面,越剧有哪些探索与创新?裘建平介绍,除了传统的巡回演出、举办展会等,越剧也在向电影领域发展。拍电影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让文旅深度结合,通过实景拍摄,把景点跟越剧紧紧地扣在一起,同时也会尝试去开发相关的延伸性产品,助力文旅发展。

对于越剧的创新,裘建平也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认为,创新不是完全地破旧立新,而是懂得平衡新与旧之间的关系。所谓勇立潮头,也就是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但是也需要守正,所谓守正,其实就是老一辈艺术家好的东西都没丢,有些随着时代的发展需要创新的,我们就融合进去了。所以越剧还能适应时代,适应现在的需求。而且,任何一个戏曲剧种都要守正创新,要适应当今的时代和审美,才能让观众不流失。“如果把一个剧种定位于非遗产品,那就完蛋了。非遗是放在博物馆里的,那样就变成了看‘历史’的东西,而不是‘现在’的东西。让非遗‘活’起来,才是我们应该重视的。”裘建平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