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泰斗”张桂凤离世 越剧十姐妹又痛失一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越剧十姐妹:张桂凤、筱丹桂、徐玉兰、尹桂芳(上排左起)徐天红、傅全香、袁雪芬、竺水招、范瑞娟、吴小楼(下排左起)

沧桑人事半消磨,当年绝代风华的“越剧十姐妹”而今又痛失一位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被誉为“越剧老生泰斗”的张桂凤,因病于昨天早上6点18分在徐汇区中心医院逝世,享年90岁。

上世纪40年代,越剧界相继成立了一批著名演员为首的剧团,这些剧团演员受前后台老板的雇佣、剥削,在艺术上并没有自由,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疲累伤病无人过问。袁雪芬至电台播音甚至遭遇了污物淋头和威吓。不甘欺压,她愤而倡议通过义演募集资金,自己造一个剧场,想演什么就演什么,再办一个学馆,用以培养新人。

1947年7月,尹桂芳、徐玉兰、竺水招、筱丹桂、袁雪芬、张桂凤、吴小楼、傅全香、徐天红、范瑞娟相聚在四马路大西洋西菜社签订了联合义演合约(次序按合约原件排列),更组织租下因周信芳歇夏而空下的黄金大戏院。不到一个月的筹备时间,“十姐妹”除了排戏,还得抽空准备自己的戏服。大家在骄阳里坐着三轮车满街跑,置衣料,买首饰,量身材,谁都不愿意在台上逊色于别人。

1947年8月19日,足以彪炳女子越剧史的《山河恋》演出引起轰动,“越剧十姐妹”的称呼也不径而走,一时红遍了上海滩。几十年来,如雷贯耳的“越剧十姐妹”,无形中成了越剧表演艺术最高成就的象征。

张桂凤1922年生于浙江萧山,13岁在嵊县学戏,应工老生。 1942年10月进上海大来剧场,是袁雪芬倡导的越剧改革的第一批参加者之一, 1945年再加入袁雪芬、范瑞娟领衔的雪声剧团, 1947年加盟范瑞娟、傅全香领衔的东山越艺社。解放后入华东越剧实验剧团,后转入上海越剧院。

熟悉越剧的观众都熟知张桂凤塑造的一个个人物: 《梁祝》中的祝公远, 《二堂放子》中的刘彦昌, 《九斤姑娘》中的石二佬, 《李娃传》中的郑北海, 《祥林嫂》中的卫癞子,还有《西厢记》中的崔夫人,《江姐》中的双枪老太婆, 《桃李梅》中的知县夫人, 《打金枝》中的唐皇,都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张桂凤曾对媒体谈及自己创造人物的体会“看、想、探、求”,“对周围的一切都要细心观察、琢磨、学习:无论是电影、戏剧、电视、小说或生活中的人和事,都要去分析研究。”前辈艺术家周信芳的演情、演人,梅兰芳高雅、优美的台风,同辈演员孙正阳的技巧与人物相结合、蒋月泉富于音乐性的唱调,无不成为她学习的素材;而中外名著如《简爱》、《斯巴达克斯》、 《李自成》等,也是她研究人物独特性格、复杂心理的对象。

虽曾为数代越剧演员担任配角,但真正出演自己的代表作《打金枝》中的唐皇时,张桂凤已是花甲高龄,舞台上的她依旧平和稳健、光彩夺目,被同行赞为“老来青”。

她排戏,拿到剧本后,不是先背台词,而是先分析这个戏的主题、风格、人物特征、人物关系、心理活动等等,一个个、一件件理清线索,然后设计唱腔、形体动作常常独自关在屋里苦思冥想。“戏魂”已经把握,“技艺”也不能少,数十年艺术生涯中,张桂凤总是坚持每天清晨5点起床、练气功、腰腿功、吊嗓子,从不间断,还定期向上海昆剧团声乐教师学习科学的发声方法。著名作曲家陈钧透露,有一年张桂凤在《送凤冠》中扮演李秀英的父亲李廷甫,虽则戏份很少,但她却早早地穿好戏服、穿着高靴在台上走来走去,认真到了极点。

张桂凤的关门吴群忆及恩师,则说:“老师有个不近人情的要求,就是不许我们生病,她认为身体是演员的本钱,生病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