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琴安:越剧的合唱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在地方戏中,越剧算是流派唱腔比较多的剧种了。如尹桂芳开创的尹派,徐玉兰开创的徐派,戚雅仙为代表的戚派,另外,还有王文娟等名家的唱腔,都深得观众的喜爱。但除了个人唱腔之外,我又十分偏爱越剧中的合唱。很奇怪,越剧中凡有合唱的情节,都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如《梁山伯与祝英台》中有《十八相送》一出戏,先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彼此个人的对话与对唱,到最后,画面拉远,合唱声起:“十八里相送到长亭。”两遍重复,给人以回肠荡气之感,又有韵味悠长之妙。到全剧终时,梁、祝双双化为彩蝶,在鲜花丛中成双翩翩起舞,这时合唱声又起:“彩虹万里鲜花开,花间蝴蝶成双对。千年万代不分开,梁山伯与祝英台。”不仅有着浪漫之美、点睛之妙,同时也是对梁、祝忠贞不渝爱情的高度赞美和歌颂,不致使观众完全沉浸在爱情悲剧的氛围之中。

《柳毅传书》也是越剧的经典剧目之一。当柳毅为小龙女传达书信给其父龙王,救了小龙女一命准备回家,小龙女却偏偏爱上了柳毅,正当她向柳毅倾诉衷肠、表达爱意,与他难分难舍之际,这时画面外的合唱声突然响起:“情浓于酒君莫归。”仅此一句,缠绵悱恻,哀婉凄凉,便拨动了无数观众的心弦,我听到了那些柔美的低泣声。

不过,我似乎更喜欢越剧《红楼梦》里的那些合唱段落。除了起、结都用合唱,剧中有几处关键情节也都用合唱来处理的,尤觉成功。如贾宝玉偷偷幽会戏子琪官,与其执手对视,不忍分离时,合唱声起:“相见时难别亦难,一声珍重泪湿罗衫。”语短情长,却有一唱三叹之妙。当林黛玉得知贾宝玉因与戏子来往而遭父挨打时,便题诗手绢,以示安慰,此诗本可让林黛玉来独唱,但编导却偏偏以合唱的形式来处理:“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得不伤悲!”此调语近情遥,闻者倍觉忧伤,无不心生怜悯。再如贾宝玉自以为与林妹妹喜结良缘,进洞房喜滋滋揭开新娘头巾,这才发现对象不是林黛玉而是薛宝钗,不觉大惊,此时编导偏不让贾宝玉来唱,只让他愣在那儿,然后合唱声起:“好一条偷樑换柱的调包计,只赢得惨红烛映照洞房。”对贾母与王熙凤预先设下的诡计,进行了无情而尖锐的讽刺。

当我在徐玉兰家谈起这些合唱时,她很惊喜,夸奖我说:“你居然都能背得出。”我说:“主要是因为喜欢。”她也承认:“这些合唱都很好听,我也喜欢。还有点题和烘托气氛的作用。”说到“点题”,我不由得想起电影《舞台姐妹》中的越剧合唱:“年年难唱年年唱,处处无家处处家。”这两句合唱在银幕上出现过两次,确实起到了“点题”亦即点出主题的作用。这说明越剧合唱在现代题材中与古装戏有着同样的功效。一次聚会,偶遇戏曲研究专家叶长海,与他聊起了越剧中的合唱现象,他说:“一般来说,凡戏曲中有高腔的,都会出现一些合唱现象。除了越剧,川剧等也有。它有时可以点题,有时可以烘托,还丰富了唱腔,适当运用可使整台戏显得更有气氛。”

闻罢此言,我对越剧中的合唱,才似乎有了更多的了解。每次重听,不仅觉得戏韵优美,也觉得更有余味了。(孙琴安)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