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艺术家张吟的一生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名家越剧唱段联鸽_越剧名家_有名越剧/

美丽的西湖,梦幻般的断桥,常常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 在这空灵的遐想中,越剧《白蛇传》中的经典旋律“西湖山水依旧”时常响起。 这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浙江艺术学校高级教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张寅。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杭州,张吟是延安路胜利剧院等舞台和海报上当红的越剧明星。 她长得漂亮,表演细腻,唱歌委婉,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她是一位从浙江嵊州走出来,成名上海,又回到家乡浙江越剧舞台度过了她的金色春秋的越剧演员。 她被誉为“越剧皇后”。 她成功塑造了《西厢记》中的崔莺莺、《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白蛇传》中的白素贞、《秦香莲》中的秦香莲等。莹莹的《西厢记》,1959年被香港国语电影公司拍成电影,蜚声海内外。 这是浙江第一部彩色戏曲电影。 她是一位对中国越剧艺术做出杰出贡献的演员,在中国越剧艺术史上占有闪亮的一席之地。 她的第一首歌曲《孔雀东南飞·送别》、《白蛇传·西湖山水》已成为越剧经典唱段,至今广为流传和传唱。 2005年深秋,张茵走完了79年的人生旅程,永远离开了她一生热爱的越剧。

1.夕阳下的红蜻蜓

名家越剧唱段联鸽_有名越剧_越剧名家/

嵊州,越剧之乡,自古就有众多戏台,民间素有“锣地”之称。 崇仁镇二十八渡村的湛山寺戏台,自1920年代开始有男声合唱登台演出以来,已成为越剧的专用舞台。 1927年,张寅出生于崇仁镇二十八渡村。 小时候,张茵非常喜欢红蜻蜓。 那是她儿时的玩伴,也是早逝的大姐的化身,和她一起学习越剧。 嵊州乡村的一座寺庙、祠堂里,一群十一、十二岁的小女孩聚集在一起学戏。 它们就像夏日夕阳下稻田上空活泼的红蜻蜓飞舞着,忽高忽低,飘浮在天空中,美丽极了。

张寅原名姬熙。 据说,张寅出生时,她的父亲是吴秀才,就被提升为营长,成为地方贤人。 一家人双喜临门,于是他趁机给女儿取名姬兮。 家里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张兴华,比张茵大4岁。 季熙7岁那年,为了以后的生计,父亲将两个漂亮的女儿送到同乡邱光贤的高升戏台学戏。 剧团里表现最好的是筱丹桂。 两个女孩,姬熙娇媚优雅,杏花潇洒帅气。 在剧团新招的30名姑娘中,她们似乎是绝配。 剧团分配到剧院时,吉希是个漂亮姑娘,杏花是个小生。 他们的艺名是“粉红牡丹”。 和“张月笙”。

1935年夏,高升舞台在宁波大光剧院演出系列剧《女孩的诞生》。 此次演出是首次公开使用“越剧”旗帜。 这也是越剧史上首次由顶级明星筱丹桂在广告中被冠以“越剧皇后”的称号。 。 年轻时的张茵饰演宫女、宫女等小角色,经常帮师姐筱丹桂化妆、打补丁、穿鞋、抢戏。 她勤奋好学,每天都看筱丹桂的戏,偷偷地学,跟着师姐七八学。 多年来,她的表演已经成熟。

不幸的是,三年后,在上海成名的大姐意外中毒身亡。 大姐的美貌一直是张茵的向往,就像越剧一样。 因此,小时候在剧团练习时,夕阳下飞舞的那群红蜻蜓就成了张茵对大姐最美好的记忆。

十一年后,在宁波光明大剧院,张吟与小生朱和花搭档演绎了《三看御姐》。 演出前,当地报纸刊登了《世界闻名的贵族越剧皇后粉红牡丹》。 舞台上的张茵端庄、优雅,声音充满情感、光彩夺目。 当她首次以艺名“粉红牡丹”上市时,就赢得了很多好评。 随后,《粉红牡丹》一直稳居宁波光明大剧院、兰江剧院剧目榜首。 张茵将她从筱丹桂那里学到的《碧玉簪》、《孟丽君》、《沉香扇》、《晚香玉》、《贵妃醉酒》等剧目一一搬上了舞台。 与师姐们相比,张茵的表演充满了新鲜感,让观众耳目一新。 她在《晚香玉》中饰演兰花夫人,不仅具有歌剧艺术的魅力,还融合了电影艺术细腻生动的表现力。 相当时尚,受到广泛好评。

2、上海越剧明星

有名越剧_名家越剧唱段联鸽_越剧名家/

张吟在上海越剧舞台上的发展得益于两个人,一个是自然舞台老板朱仁甫,另一个是被誉为上海“四大金刚”之一的编剧陶贤。 朱人富想把粉牡丹培育成上海的名气,然后再回到宁波,让其更受欢迎。 陶贤成为朱仁甫“造星”思想的推动者,理应受托将粉牡丹带到上海发展。

陶贤虽然被委以重任,但他也看好这朵聪明优雅的粉牡丹。 他立志要打造这位越剧新星,所以首先想到的是选一个好的新艺名。 他带着粉红牡丹来到自己工作的三友真艺社,找到了老刘先生。 经过深思熟虑,他给她取名“尹”。 从此,“粉红牡丹”摇身一变,变成了清新美丽的“张银”。

在老上海的十里洋剧院里,戏曲演员不仅在舞台上竞技,而且因为海派风格的开拓和这座东方大都市科技的发展,广播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媒体手段。 当时,在上海演唱的越剧艺术家们都渴望在广播中播出。 广播里播放的越剧明星表演的越剧,和那个时代的歌手一样受欢迎、有影响力。 唯一可以被邀请在电台唱歌的人是名人。

初到上海改艺名的张茵,一开始并不被上海观众所熟悉,直到张茵和徐瑞春主演的《昙花梦魇》,人们才知道她就是已经家喻户晓的“粉红牡丹”。 ”陶贤所撰。 ”,张吟才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有机会在广播中演唱。后来,张吟与卢金花合作了《胡宫剑》、《情窦初开》和《春风十里》,与袁雪芬合演《白蛇传》、《长城》等,让她名声大噪,深受观众喜爱;张茵也成为电台常客。唱出了这个名字。

1947年夏至1951年冬,张吟参加了上海邵庄、学声、芳华、春光等著名剧团的演出。 先后与卢金花、袁雪芬、尹桂芳、朱水照、尹树春等著名越剧团合作,并在多部经典剧目中担任主演。 主角简花旦从大上海众多越剧旦角演员中脱颖而出,以独特的个人风格站稳了脚跟。 创作了《鹤顶红》、《昙花一现》、《春风十里》等代表剧目。

3. 西湖边越剧名家

越剧名家_有名越剧_名家越剧唱段联鸽/

从浙江嵊州农村唱起宁波、红遍上海的张茵,终于像一只绚丽的风筝一样回到了浙江,回到了家乡。 无论飞得有多远,家乡的那根线仍然牵着她。 那年张茵才25岁。

1951年11月,张吟应邀从上海华东实验越剧团调至浙江越剧实验团。 这是上海越剧界对浙江越剧的支持。 当时有很多支持,特别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上海越剧支持。

一直担心离开上海的张茵终于被导师的话感动了,“你在浙江比在上海更能演戏。” 她是一个头脑很简单、只想演戏的演员。 名气团体和名气的优越感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唯有演戏的诱惑,才是她发自内心的追求。 那年秋冬,她坐火车去了杭州。 走出城市车站,走上拦车的路上,这位曾在上海当过女主角的越剧名旦,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优雅中又带点迷茫。 前进的道路是什么? 越剧艺术已经达到很高水平的张寅,带着这样的疑问来到了浙江。

浙江越剧实验团成立于1951年,位于安吉路6号。 是新中国成立后浙江女子越剧复兴的标志。 当时,屠小飞、钱鑫培、邱大观、王爱琴、金宝华、吴建芳等民间越剧艺术家相继加盟。 早期女越剧代表人物姚水娟也受邀再现。 此时,张茵从上海华东实验越剧团调来。

节奏如金山战鼓。 张茵刚入住、卸下行李,还没等张茵收拾好宿舍,剧团就通知她要开始排传统戏曲《梁红玉》。 这部剧原名《二烈士的故事》,曾由袁雪芬、范瑞娟联袂主演,男女角色并重。 更名为《梁红玉》,主打女性角色。 张茵被指派饰演梁红玉。 让她惊讶的是,剧团安排了越剧界顶级女演员姚水娟来饰演韩世忠。

这次排练,张茵收获很大。 她从姚水娟身上学到了对艺术不断探索的勇气和智慧,这让她有勇气去挑战一个从未演过戏的猛女将军。 她还师从著名昆剧大师姚传祥、沈传昆学习武术。 学习了敲击战鼓、挥舞指挥旗等技能,塑造了一位英勇的古代女将军形象。 当《梁红玉》在新落成的新中国大剧院上演时,舞台百花齐放,观众掌声雷动,票房飙升。 当时,张茵在上海主演的袁雪芬主演的电影《相思树》在杭州同时上映。 张吟的名字和表演在杭州走红,为越剧和电影观众带来了新的吸引力。

张茵在杭州越剧舞台上唱完《梁红玉》后,就再也无法收回。 随后,她与姚水娟合作演出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和《白蛇传》。 这位来自上海的著名越剧演员并没有让浙江越剧观众失望,张茵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浙江越剧舞台上最闪亮的明星,进而成为一代浙江越剧大师。

四、浙江越剧文化名片

名家越剧唱段联鸽_越剧名家_有名越剧/

张吟在浙江越剧舞台上的出色表现,使她迅速成为浙江越剧振兴和对外交流的中坚力量,从而成为浙江越剧的文化名片。

越剧的温柔之美,与西湖的宁静、美丽十分契合。 如果以西湖断桥为景,两位仙女在晨雾中唱起清亮动听的《西湖山水依旧》,恍如人间仙境。 向上。 舞台上的张茵颜值出众,演技精湛。 她是越剧舞台上的“仙女”,追随她的越迷无数。 然而,张茵并不是一个满足于舞台荣耀的演员。 她的艺​​术视野总能让她找到更高的品味和目标。

1952年“中苏友谊月”,张寅、姚水娟合拍的《梁祝》为受邀的乌兰诺娃等前苏联艺术家演出。 这是张茵第一次在舞台上扮演祝英台。 第一次见到乌兰诺娃。 活动期间,著名浙剧大师陪同前苏联艺术家游览西湖、柳岸花径、湖光船影。 巡演期间,张茵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世界知名的前苏联芭蕾舞大师乌拉诺娃。 台下乌兰诺娃的优雅与美丽,舞台上《天鹅湖》的优雅与美丽,都给张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一名越剧演员,张茵一直有着不俗的审美。 像乌兰诺娃一样优雅的艺术家。

1952年,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演会议在北京召开。 由范瑞娟、付全祥主演的华东实验越剧团上海版《梁祝》令人耳目一新,反响热烈。 返回杭州后,代表浙江参加观摩的卢家珍、屠晓飞等人介绍了上海版《梁祝》的新特点,并决定重新剪辑浙江版《梁祝》在学习上海的基础上,结合自我完善,使之成为浙剧的文化名片。

今年年底,浙江省文学艺术工作团歌剧队一分为二。 第一队为女子越剧,第二队为男女越剧。 在《梁祝》中,我开始与女学生金宝华搭档,逐渐意识到自己对个人演唱风格的追求。

她打算在歌唱上努力,在重要的唱段,尤其是《楼台会》中,尽力体现自己的演唱技巧。 在制琴师何仁忠的合作下,她的演唱有了很大的修改和提高。 与上海相比,祝英台的音乐形象堪称创意完美。 这使得浙江版《梁祝》与众不同。 事实上,对于浙江版《幸福恋人》的创作,从主管部门到剧团,都动了精益求精的心思。 著名诗人陈山参与剧本加工。 场景的线条已被修改。 浙江越剧音乐的实力依托于浙江版《梁祝》的创作,汇集了何仁重、吕秉荣、周大峰、何占豪等著名音乐家,形成了“浙江越派”音乐中的“歌剧”开始出现。

此后,张茵主演的《梁祝》频繁上演,频频作为国际文化交流节目,为芬兰、瑞典、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德国民主德国等外国文化代表团访问杭州进行专场演出。正如电影《天赐良缘》在日内瓦国际会议上广受好评,成为中国的文化名片一样,浙江版《天赐良缘》也成为了浙江对外的一张靓丽名片。

(作者系学校党委委员、宣传部部长)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