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夜莺出书网《理论与实践》讲座《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由王云兴的《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22年8月第一版,夜莺文化出品)引发的哲学思考:

精神是一种生命感受,源自客观与主观的辩证统一。客观就是一个人的历史沧桑,主观就是一个人带动历史发展的文化影响力。艺术是精神带动形式,《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通过越剧艺术的理论与实践,将作者的精彩人生与社会责任感呈现给广大读者与越剧爱好者。

王云兴先生,毕业于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中文系,1996年退休于上海宝山区教师进修学院(今宝山区教育学院)。1988年首批评为上海市中学高级教师(语文专业)。其主要业余爱好是“看越剧”和“唱越剧”,其撰写的文稿和录制的音像资料,构成了《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这本书。这就是王云兴先生以越剧作为实践形式的历史动因。

本作品讲的道理发自越剧迷的灵魂深处,是越剧迷的心声。他讲的许多道理,专业的越剧界人士未必能想得到,说得出。比如,对越剧名家的臧否,越剧演员碍于同行的情面,越剧专家出于学术的谨慎,讲起来往往要“话留三分”。云兴作为普通观众,就没有任何忌讳,说出的话是率直坦诚,常常入木三分。这一切反映出王云兴先生的越剧实践过程。

唯其如此,他的见解就有特殊的价值:越剧观众读一读,会增长见识,因为他说的都是内行话,关乎越剧的“门道儿”;越剧工作者读一读,对自己的艺术进步也大有裨益。所以,2013年嵊州越剧艺术学校专门邀请云兴先生到校讲学,一个年届八旬的越剧观众,登上专门的越剧艺校的讲坛,侃侃论道,这是何等的殊荣!这一切说明了王云兴先生越剧实践的社会意义。

于是,云兴先生用毕生心血凝聚成的著作,是值得一读的,是值得一听的,是值得珍视的;《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的读者或听众,是幸运的。

中国戏曲学院原院长周育德先生为本书作序、钱苗灿先生写的读稿三赞,钱进德先生写的越迷之痴者、王耀清先生写的我的叔父等,都对《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的文化价值和社会意义给予了客观的、肯定的评价。

难忘越剧《婚姻曲》;她来自上海越剧院 ;母校喜遇屠锦华;屠锦华原名屠金花;杭大学生戏曲活动琐忆;鹅毛大雪满天飞;老友的梦想;头牌花旦傅贻明;越剧《红楼梦》观后;我的一篇观后感;我与周育德;《浙江戏剧名家》采访纪略;这个越迷不简单;

一个老越剧迷的心声;在嵊州越剧艺术学校的讲座录音;越剧皇后吴燕丽;初访燕丽大姐;再访燕丽大姐;三访燕丽大姐;沪嵊越迷交流会;越剧唱工随笔;从“牛叫”说起;浙江越剧二团的男声唱腔;《越剧嘉年华》随感;“越女争锋”和“越男争锋”;我与钱进德;

老同学的召唤;耄耋至交王超法;我第一次看越剧;致好友钱苗灿函;东王村的“小春花”;女子越剧与髦儿戏;女子越剧风云榜;缅怀姚水娟;袁雪芬和傅全香;傅全香的点点滴滴;越剧三大名小生;经典越剧《西厢记》终上银幕;金采风在《碧玉簪•归宁》中的一段唱;

越剧宗师范瑞娟的丧事;看越剧的遭遇;等退票;暮年五载看越剧;越剧演员九代同堂;《锦瑟年华 ∙ 上越新生代展演》观后;呼吸养生50年;要服老, 又要不服老;生命在于运动;我的90规划;晚年养生18字诀;我与越剧共此生。

以下是王云兴先生越剧练唱曲,有22首之多,2021年3月录制,时年88岁,每一个曲目,背后都是王先生的生活积累与生命感悟,都传递出一个人的生命热情和时代心声。

1.《婚姻曲》(戚派,上海合作越剧团戚雅仙原唱);2.《玉堂春•苏三起解》(戚派,杭州黄龙越剧团王杭娟传唱);3.《王老虎抢亲•寄闺》(戚派,南京越剧团朱蔺传唱);4.《血手印•花园会》(戚、毕派,上海静安越剧团金静、杨文蔚传唱);5.《梁祝•楼台会》(戚派,上海静安越剧团朱祝芬传唱);6.《白蛇传•合钵》(戚派,上海静安越剧团金静传唱);

7.《西厢记•琴心》(袁派,上海越剧院袁雪芬原唱);8.《西厢记•拷红》(吕派,上海越剧院吕瑞英原唱);9.《双烈记•夸夫》(袁派,南京越剧团陶琪传唱);10.《祥林嫂•青青柳叶蓝蓝天》(袁派,上海越剧院方亚芬传唱);11.《祥林嫂•洞房》(袁派,上海越剧院方亚芬传唱);

12.《祥林嫂》幕后独唱(上海越剧院朱东韵演唱);13.《盘夫•官人好比天上月》(金派,上海越剧院金采风原唱);14.《碧玉簪•归宁》(金派,杭州越剧院谢群英传唱);15.《碧玉簪•三盖衣》(金派,上海越剧院金采风原唱);16.《风雪摆渡•鹅毛大雪满天飞》(浙江越剧二团王媛演唱);17.《货郎与姑娘》幕前合唱(杭州大学越剧团合唱队演唱);

18.《劈山救母•宿庙题诗》(陆派,上海越剧院陆锦花原唱);19.《红楼梦•可怜你年幼失亲娘》(上海越剧院周宝奎演唱);20.《红楼梦•黛玉葬花》(王派,上海越剧院王文娟原唱);21.《红楼梦•叫我紫鹃怎不愁》(上海越剧院孟莉英演唱);22.《红楼梦•宝玉哭灵》(尹派,福建芳华越剧团尹桂芳原唱)。

王云兴先生在书中写到:从1951年我爱上越剧至今,已整整70年了!作为一名老越剧迷,除了迷恋于进剧场“看越剧”和醉心于天天“唱越剧”外,我长期较少撰写关于越剧的文稿,前60年只写过两篇:《越剧红楼梦观后》,作于1958年5月,我25岁;《杭大学生戏曲活动琐忆》,作于1987年1月,我54岁。

我较多撰写越剧文稿,起始于2010年,我77岁。本书稿件,大部分作于此后10年。我衷心感谢周育德、钱苗灿、钱进德三位大学同窗和侄儿王耀清对我的关怀、鼓励和帮助!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