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玲玲:一位越剧票友的执著情怀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38岁,五音不全的钱玲玲开始学唱范派唱腔;42岁,学习表演艺术;44岁,学习越剧化妆今年4月8日晚上,46岁的钱玲玲在浙江胜利剧院举办个人专场剡玲范韵,得到了越剧戏迷、粉丝、票友的热烈追捧,也得到了越剧名家的好评。

“不是专业胜似专业,精神可嘉。”漫漫8年越剧路,嵊州越剧票友钱玲玲向我们演绎了一份越剧痴情,展示了一种执著精神。

掌声涌过来涌过来,几乎把舞台上的钱玲玲给淹没了。钱玲玲一次次向观众致谢,向恩师致谢,向亲友致谢,泪水同样把钱玲玲淹没了。

4月8日晚上,“剡玲范韵”专场包括《陆文龙归宋》《新狮吼记跪池》《梁祝回十八》《梁祝楼台会》《梁祝化蝶》等几个经典折子戏。台上是全身心投入的钱玲玲,台下是如痴如醉的越剧戏迷,台边是替钱玲玲捏着一把汗的张伟忠、吴凤花、陈雪萍、裘巧芳。

开个人专场前的半个月,钱玲玲的声带已严重水肿,喉咙像塞着一块棉絮,一直处于沙哑状态。为把专场唱好,半个月前,钱玲玲遵医嘱,让自己噤声,噤声,再噤声。4月8日下午,她还专程去医院打了吊针,这场筹备了半年之久的专场,即使虚弱得倒在台上,她也要坚持下来。

从登上舞台的那刻起,她就是《归宋》里的陆文龙、《跪池》里的陈季常、《梁祝》里的梁山伯。她在自己的唱里叹里,把观众带进了剧情里带进了故事里。华美醇厚、跌宕起伏的唱腔,激愤诙谐、亦喜亦悲的表演,让所有观众享受了一场艺术盛宴。尤其是来自杭城20所大学的300名大学生,如果此前,他们对越剧仅仅是一种浅浅的喜欢,那么这次专场以后,“不仅为玲玲姐姐的表演所感染,更为越剧的水袖飘飞、青衫墨扇所吸引”。钱玲玲的专场,在大学生中又撒播了多少越剧的种子?!

当潮水般的掌声退去,一身疲惫的钱玲玲道出了举办专场的初衷。越剧是个唯美的剧种。然而,越剧爱好者不断老龄化的现状,也让这位来自越剧故乡的资深票友,身感肩头的责任:传播越剧,推广越剧,让更多的人喜欢越剧。去年8月,一群来自浙江工商大学的学生到嵊州实践,并和钱玲玲这些越剧票友成功举办了两场演出。从大学生身上,她看到了越剧在年轻人身上焕发的朝气。

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二度得主吴凤花高度评价这场演出:一位执著的越剧票友,一位热情的越剧传播者。

8年前,钱玲玲对于越剧,是一张彻头彻尾的白纸。“一句也不会唱,听见咿咿呀呀的唱就头痛。”然而,那个晚上,作为酒店餐饮部经理的钱玲玲却被客人深深地“刺伤”了。

那天,几位来自天津的客人来酒店吃饭执意要听越剧,可是酒店里却没人会唱,客人说了几句很难听的话,深深刺伤了钱玲玲。她想,不就是唱越剧吗?有啥难的,买两盒磁带来学学不就行了。

说学就学。钱玲玲马上去音像店买了两盒磁带,是《回十八》和《楼台会》,因为她对于越剧的概念,仅止于《梁祝》,这还是她小时候看电影留在脑子里的。回到家,她即刻跟着磁带学唱。可是,先生和女儿向她提出强烈,这让钱玲玲颇受“创伤”,但总得学唱几句吧。

大概学了一年,钱玲玲觉得自己有一些提高了。有一天,她照例征询先生和女儿的意见。先生说,你唱一回越剧,我的耳朵就被一回。女儿说,如果你站在台上演唱,我一定百分之百退票。

先生见她执意要学,也只好由她,并且同样郑重地帮她寻了一位老师。老师名叫张伟忠,浙江越剧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范派男小生。第一次先生开车带钱玲玲去杭州张伟忠老师那里时,他说,张老师,钱玲玲是一张白纸,就靠你这位老师如何替她上色了。而钱玲玲自己知道,自己连白纸都不如,她根本就是一张上不了色的废纸,要不,自学一年,怎么连一句像模像样的唱都不会。

第一次去张老师那儿,张老师教钱玲玲唱了一天,一个字一个字教,一句话一句话教,钱玲玲学得兴致勃勃,连从杭州回嵊州的路上,她也喜孜孜地一路唱着回家,晚上睡前,她又温习了一次。

可是,第二天睁开眼睛,她想唱时,发现自己把张老师的教唱全部“还给他了”。一种从没有过的绝望和沮丧弥漫了钱玲玲全身。难道,自己真是朽木不可雕?

“唱就是说的另一种方式。”张老师说,在唱以前,必须了解故事剧情,剧中人的思想情感。学第一出折子戏《山伯临终》时,张伟忠把整个梁祝故事讲给钱玲玲听,然后拎出“临终”那一出。那一出唱词,张老师合着梁山伯当时悲愤、伤感、无奈的情绪,一字一句把整段唱词念了。念时,张老师要钱玲玲用心听,示范如何读出每一句的感情。读好后,张老师再一句句唱给钱玲玲听,从音准到节奏,到起伏,到每个气口,无一不详细、无一不到位。

张伟忠忙,两个月才能教一天戏。钱玲玲觉得两个月时间她会等疯狂的。这对师徒因此又有了录音带和录像带。张伟忠有空时把自己的唱腔录下来,把自己说给钱玲玲听的注意点录下来,完了寄给钱玲玲,让她听着录音机学;钱玲玲则把自己的学唱录下来,寄给老师,让老师指出其中的不足。赴杭面聆张老师时,钱玲玲还把张老师现场教她的内容用录像机录下来,回家再仔细观摩。

随着一盒盒录音带和录像带的鸿来雁往,钱玲玲这张白纸开始描上了美丽的色彩。半年以后,她发觉自己已经不可遏止地爱上了这个水一样的剧种。从此,越剧填满了钱玲玲的所有业余时间。路上骑电瓶车时,她听着耳麦;回家做饭时,她唱着梁祝;就连晚上睡觉前,她也一定要哼唱几句。

学了2年清唱后,她开始学伴奏。她的唱,终于流淌着浓郁的范韵。先生、女儿和客人,也渐渐地喜欢上了她的唱。

4年后,钱玲玲提出向张伟忠学习表演艺术。就像她4年前提出学唱越剧一样,这次学习表演艺术,他们同样从一张白纸开始。而那年,钱玲玲已经42岁了。

学习表演艺术,要先练腿功,走台步,跑圆场,打通所有筋骨。42岁的女人,说夸张一些,浑身的骨头已经僵硬了,要把骨子练软,经络练软,谈何容易。

可是,钱玲玲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线点钟,钱玲玲一定准时醒来。沐着晨曦,来到森林公园压腿。起初时,双腿又酸又痛,连走路都一拐一瘸的;后来症状稍微缓解一点,她就安慰自己说,不要急,每天磨,铁棒磨针一样磨。

除这些“当然”外,钱玲玲还跑杭州上海绍兴宁波,到处赶场。赶张伟忠的场,赶吴凤花的场,赶陈雪萍的场,赶所有范派名角的场。她说,只有多看才能学到更多。而与此同时,她自己也经常参加市文化馆的下乡演出,参加“百姓戏迷角”活动,参加我市百姓越剧大赛,参加“相约越乡”全国越剧票友擂台赛,并在2008年获嵊州市“百姓越剧大赛”明星奖和“嵊州市越剧十大明星”称号,在2010年获第二届中国越剧艺术节“相约越乡”全国越剧票友擂台赛总决赛十强。2012年参加我市春晚演出。

能唱了,会演了,并且唱得不赖,演得不错,钱玲玲总该满意了吧。可是,在越剧的路上,钱玲玲一头扎了进去,扎得太深了。2009年,她又迷上了越剧化妆。

她说,越剧的美,是一种整合的美,整合了唱腔、动作、舞美、服饰、伴奏的美。所以,她要学越剧化妆。

钱玲玲拜著名化妆师张倩为师。几千元的化妆品她随身携带,张倩老师到哪里去化妆,她就跟到哪里学。学了一手化妆技术后,她又到处赶场替人家化妆。从2009年开始的“相约越乡”全国越剧票友擂台赛,几百名参赛选手,几乎每一张脸,她都细细地为她们化过妆容。嵊州那么多小梅花,凡有演出活动,也总是请钱玲玲来化妆。嵊州那么多越剧演出活动,化妆的事情也几乎全由钱玲玲包揽了。

有人不解,问钱玲玲干嘛做这种“淬铁赔锄头”的买卖。钱玲玲笑笑,她就是喜欢越剧的气场,喜欢越剧散发出来的那种迷人气质。对,就是气质,在她看来,越剧仿佛一位二八佳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她希望更多的人来热爱越剧,让她给热爱越剧的人做服务工作,她心甘情愿并甘之如饴。

钱玲玲的恩师张伟忠曾经跟她说,玲玲,你首先是一位妻子,一位母亲,一位酒店经理,其次才是越剧票友。恩师的意思就是让钱玲玲不要本末倒置,不要因为太痴迷越剧,而忽略了家庭和事业。对此,钱玲玲很自信,她会处理好家庭、事业和爱好三者之间的关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