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27部经典越剧剧目推荐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梁祝的故事也算得上是家喻户晓了,伴着小提琴协奏曲的奏向世界,梁祝也成了大家都极为熟悉的曲调。其实,这小提琴协奏曲也与越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小提琴协奏曲作者之一的何占豪先生说,梁祝的主旋律的得来就借鉴了不少越剧名家的经典起腔和落腔。

说越剧的话,还有不能不提的就是越剧《红楼梦》了。我记得小时候我外公跟我提过那时的盛况,一张电影票子炒的贵得很,还有不少人要抢着去看第二遍、第三遍。这虽然跟当时人们文化娱乐生活比较单调,可以看的电影比较少有关系,但也不得不说越剧电影《红楼梦》也是一部艺术精品。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几乎成了这个南方剧种的代名词。《红楼梦》改成越剧虽然牺牲了原著很多宏大繁复的东西,让它从一柄仕女手中的精绣团扇变为贩夫走卒手里纳凉的芭蕉扇。但这样的改编并不会折损它原有的美,而是让它的美更能为大众所欣赏接受、愿意拥有。越剧《红楼梦》这些年经过发展有过电影、也有过电视剧、传送门,试过丝竹伴奏,也试过交响乐和鸣。总之,也是版本多多。

然后说说《西厢记》吧。说它是名剧也不亏,现在主要流传的大抵两版吧,一版上越、一版浙百。浙江较早的张茵那版流传不及上两版广泛暂且先不提。其中上越版重旦,而浙百版重生,细看来也各有各的风流。

四大名剧已经说四分之三了,余下的这部想必大家也听说过,至少上学的时候也看过。那就是《祥林嫂》了,越剧改革也从这不鲁迅先生笔下的小说改编开始。但这部戏并不像前三部那么花团锦簇、什么流派都来唱上一唱,版本诸多,久演不衰。它始终只是袁派戏,平日里也难见它被拎上剧院挣银子。或许是这戏太苦,不合爱看热闹戏观众的口味;又或许是被改编之后仍带着鲁迅先生浓烈的讽刺和批判意味而不讨喜。究竟如何,我并不知。我只知道听他一番心酸话”、“青青柳叶蓝蓝天”、“问苍天”也成了票友口中传唱率很高的名段,只不过《祥林嫂》也在人们的传唱中逐渐削去了它的悲剧意味成了简单动听的小调。

《孔雀东南飞》,这个也可以说是长演不衰的吧。各个版本对这个家庭悲剧各有各的理解也各有各的解释。有的怪那焦母不通情理的,也有怪焦仲卿懦弱无能无决断的,也有从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解释焦母对儿子的霸占的。演孔雀的虽多,但大抵也可以分成上海和浙江两路。上海的如范傅版流传甚广,后代学习的也比较多;而浙江的陈佩卿版本虽然流传不甚广泛,但其中惜别离一曲却也影响颇广

吕老的《凄凉辽宫月》“一弯冷月照宫墙”已经成为很著名的越剧段子了。我也是听过这段之后,才去找了这部剧看的。第一印象还是唱腔好听,闭着眼睛听也是很享受的。我有段时间喜欢,一边干别的事情一边放曲子听,听到中意的再去找视频看。一直戏曲除了讲故事,说人物,显主题之外还应该用声腔美来吸引感染观众。

情探这出戏不少剧种都有。越剧情探大概是改自川剧的王魁戏。田汉夫妻出动,改编得很贴合越剧气质。虽然行路一折的唱词有不少谬误,但瑕不掩瑜,《情探》还是傅派的经典之作,大概也是为傅派贡献了最多经典唱段的剧目了吧。《情探》虽然是花旦戏,但其中陆锦花先生塑造的王魁也极好,留下了不少很好听的陆派唱段。虽然不喜欢现在的傅派旦旦们动不动上来就阳告啊、行路啊什么的。但我最喜欢的一出戏还是情探,有似乎浪漫决绝的爱情,也有浪漫终会被现实碾碎的残酷。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桂英不能像李亚仙那样遇上个郑元和,却偏偏一片痴心托给了王魁。但再想想桂英也不是懂得放手的李亚仙,只会一味的用像赌徒的爱紧紧缠绕,最后一旦赌输便就无路可走。

这也算是流传比较广的一出戏了吧。浙百的开门戏,打响了名声,也赚得了关注。一时间,甚至满城都是小百花,各地的小百花也纷纷而起,以青春活泼的形象赢下了一片新天地。《五女拜寿》就是这样一出群戏,花团锦簇,五彩缤纷。那时候的浙百,双何未走,佳人犹在。

盘妻一出也算得上是越剧的骨子老戏了,诸多名家都有各自不同的演绎。王君安那版似乎流传比较广,网上也比较容易搜到,唱的动听,颜值也蛮高的。但我最心水的还是陆锦娟老师的这版。虽然搜到的视频模糊,化妆布景也比较简陋,但整出戏流露着很舒服的气质,带着能容人细细推敲的精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