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张派代表作《貂蝉》将首演 何赛飞或现身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观容颜,照菱花,万千愁绪藏心下……”《孟丽君·描容》中的这一唱段,让郑全迷上了张派。她说,在戏校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中,她唱了这一段,当时只是觉得好听,还没有张派的概念。后来,“离家乡,寻访夫君到东京”,一段《秦香莲上路》坚定了她学习张派的想法。可当她向艺校老师提出想学张派,老师却告诉她,张派太冷门了。

由于种种原因,曾是越剧主要流派的张云霞派,多年来逐渐式微,活跃在舞台上的张派花旦所剩无几。面对老师的话,郑全回答:“我就是要学。而且,正因为它冷门,我更要学好。”

2009年,郑全打听到何赛飞在上海的住所,她毛遂自荐,登门求教。没想到,何赛飞痛快收下这个徒弟。“何老师那时已经对我有所关注,她说曾经看过我的《一炷清香》,就这么把我引进家门。”郑全回忆说,排《唐琬》的过程中,导演徐春兰也很支持她用张派唱腔,“她说‘也许一个好剧目,能让一个冷门的流派重新获得关注’”。于是,从《唐婉》,到《倩女幽魂》,再到去年巡演全国的《柳永》,郑全一路坚持了下来。老师的“勤奋”二字,更像一块火热的铁砧,深深烙在她的心头。

“复排《貂蝉》特别不容易。越剧舞台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出以张派花旦为主角的剧目,而我们芳华是一个以尹派小生为特色的剧团。”她说:“这个过程中有收获,有汗水,也有手足无措关起门来偷偷哭的时候。但回头一看,包括戏迷在内,这么多人都在鼓励我,让我坚信这件事做对了。”4月25日,省艺术研究院和剧协组织专家开了一场关于张派在尹派剧团生存与传承的研讨会。郑全说,芳华给了自己一个宝贵的机会,让她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学习。“也许我还不能完全领悟到张派的精髓,但作为一名学习者,希望用我小小的力量,重新唤起戏曲界的关注。”

近距离接触郑全,感觉她格外柔弱。首演前冲刺排练的压力,张派戏迷殷殷的期待,让她不敢懈怠。她说,自己从学戏,到初入芳华,都面临过被淘汰。《柳永》创排初期,导演曾坚决要求把她换掉,因为“她离导演心目中的‘虫娘’很远”。“演员就是这样,本人离角色远,所以要更努力去弥补这个距离。人们都说‘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郑全说,只要在舞台上,就要全力以赴,没有这样一步步走过来,不会明白自己在哪里。

这股内里的韧劲,帮助她拿下了前辈的大戏。很多人告诫她,要传承一个流派,一定要有一部大戏。只靠几个折子,不能领略到流派真正的韵味。张派小腔丰富,清丽婉转,华彩多姿,念白有京韵的味道,演唱难度很大。排《貂蝉》时,导演陈彤不断提醒,要抓住张老师的东西,方能原汁原味地传承。怎么办?郑全说,只有学习学习再学习。

为了宣传《貂蝉》,三个月前,郑全开通了微博“越剧张派郑全”。“下了决心,不发生活秀,就是想让更多人认识张派,分享我正在做的事。”微博加V,是喜爱戏剧的朋友帮忙操作。也是热心人相助,中国邮政张派传承纪念邮资明信片,将同步在各演出现场发行。扫描明信片上的二维码,还能用手机听一段《貂蝉·一炷清香》。

这样的意外之喜,郑全说,在她与张派结伴的故事中,还有很多。“张派于我,就是一种缘分。”如今,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把这份缘,传承下去。

郑全,1977年出生,来自“越剧之乡”浙江嵊州。她工花旦,宗张(云霞)派,师承张云霞的女儿陈华以及越剧名家何赛飞。现为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曾在《唐琬》《倩女幽魂》《柳永》等多部大戏中担任女主角,2006年参加“越剧百年”中国越剧艺术节并获得“十佳新秀演员奖”。

5月1日至3日,《貂蝉》将在福州连演三场。5月8日起,“芳华梦·张派情”——传承经典越剧张派名剧巡回演出,将首先登陆上海逸夫舞台,在越剧戏迷的大本营接受观众的审视。5月12日和15日,省芳华越剧团还将先后到访杭州和绍兴。除了《貂蝉》,上海和浙江的观众还能看到张派的另一原创剧目《倩女幽魂》。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