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越剧名家王凤鸣:尽扫脂粉英姿飒爽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一迈步,一抬手,一挥鞭,处处都彰显着她作为生角演员的功架做派。王老师还特别注重学习与自我素养的提升,听说她早年曾吸收京剧盖派“精、气、神”的艺术精髓,并融会贯通了盖派的“站如松,坐如钟”的艺术特质,因而其举止倍显俊逸潇洒,有阳刚之气。这其中也体现了王老师对于越剧生角人物塑造的一种有意识的思考与探索。

越剧女小生往往容易流于脂粉气,而王凤鸣老师因其对表演做功的重视而克服了“女演男”阳刚不足的缺陷,尽扫脂粉而使其塑造的小生形象俊逸倜傥,英姿勃发。1997年5月在温州大戏院举办“王凤鸣舞台艺术个人专场”时,王凤鸣老师尽管已经年近花甲,可是她在舞台上再度塑造《啼笑因缘》中的樊家树、《胭脂》中的吴南岱、《狸猫换太子》中的陈琳这些角色时,依然是风度翩然,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让人为之倾倒。

对于坤生而言,现代戏和官生是比较考验人的。女小生演现代戏在形象上本就比较容易受限,而王凤鸣老师当时在与张淑芳老师合演的那一段《啼笑因缘·裂卷》里,只见她所塑造的樊家树身着一袭长衫,俨然翩翩书生模样。而从面露愁容,到与凤喜相慰后的一时欣喜,又转到“裂卷”后希望化为泡影的悲痛,情绪变化自然而又不过度(许多演员演现代戏时情绪表达时常容易过度),实是精彩。1981年,王老师携《啼笑因缘》一剧赴沪献演时,200多场演出场场爆满的景象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王凤鸣老师的官生,也是十分值得称道的。没有一定的功架,官生是撑不起来的。只见《胭脂·慎思》中,王老师台步缓时则显沉稳,急时也不流于轻狂,水袖拂甩有度,并运用“耍帽翅”来展现吴南岱当时内心的矛盾与纠结,极见其官生表演功底。2002年范傅传汇演时,范、傅两位宗师约请王凤鸣老师出演《李娃传》中的“荣归”一场,也足见两位宗师的慧眼独具。“荣归”中的郑元和身穿红袍,当以官生应工了,而王凤鸣老师也凭借其功架做派为该戏增添了不少光彩。

王凤鸣老师对于流派的学习与传承,也是有其自己的认识与体会的。王老师虽宗范派,并早在1981年就拜范瑞娟老师为师,可是我们从她所塑造的那些人物形象及唱腔与表演中可以发现她并没有死学流派,只知流派而不知人物。她在塑造人物的过程中,往往能很好地运用流派而又不为流派所囿。我们可以看到,她所塑造的人物与范老师塑造的人物相比较,在个性色彩上大多要相对潇洒飘逸一些。因而我们可以感受到她的唱腔也要相对清隽一些,显得流畅而自然,比较符合人物个性。

还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洗马桥》一剧,王凤鸣老师以尹派唱腔塑造了刘文龙这一角色。王老师本已是退休之年,加盟乐清越剧团的《洗马桥》剧组而又塑造了刘文龙一角,实是让人又添惊喜。有朋友曾说,某些演员演刘文龙都是在极力装一个男人,而看王凤鸣老师饰演的刘文龙那就是一个男人。从桥头分别时以书生模样出场,到出使异域的大邦使节风范,到岁月打磨后仆仆而归的一郡太守,王凤鸣老师所塑造的刘文龙在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男儿意气,这就该是刘文龙应有的模样!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