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凤:凤鸣月影留清音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沈月凤,1922年出生于越剧发源地浙江嵊县,1933年入科学艺,1938年-1944年唱红上海滩。1951年任浙江杭州天然越剧团团长,1952年在上海创建华新越剧团,1955年创建南通市越剧一团。1957年获江苏省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表演一等奖。1958年率团赴京演出《老八路》,受到朱德、周恩来、陈毅等中央领导接见。

■她17岁闯荡上海滩,是“新越剧”改革的首批参与者,成为一代名伶,后创建南通市越剧一团,氍毹留痕八十载,演绎不屈与不凡。

1958年,南通市越剧团晋京演出《老八路》,剧组成员与周恩来总理合影。有人一脸兴奋回望总理,有人羞涩地摸耳朵,主演沈月凤看上去很镇定。

98岁的越剧泰斗沈月凤,一口嵊州方言,忆及61年前受中央领导接见的情景,笑着捂住胸口,“我的心喔,‘怦怦、怦怦’,差点跳出来。”总理近在咫尺,沈月凤激动得不知所措,一把拽住身旁的指导员孔桂云,隔在中间。

根据南通建筑公司陆修根的先进事迹改编的越剧《老八路》,在各地巡演反响热烈。南通市越剧团应邀为首都建筑工人演出,并参加国庆九周年。

18名花旦,4点钟起来化妆,装扮好到,“火热的心让我们忘记了北方深秋的寒冷。”穿着缤纷丝绸古装的越剧团方阵,在一片蓝灰色服装中,如彩霞飘过。“毛主席可能真的看到了我们,向我们不停地挥手。”久远的记忆从未褪色。

10月14日,剧团在全国文联礼堂演出,孙大翔主任冲进化妆间,“沈团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都要来看我们的戏,你们一定要严肃,不好到门帘里去张望,要全心全意演戏。”

周总理拉着沈月凤的手说:“沈团长,你是老艺人,浙江人,我祖籍也是浙江,与你是同乡。今天演出不错,你们还要不断培养新人啊!”并关切地询问,“南通有多少人口?生活怎么样?”

沈月凤忘了拘谨:“南通现在像小上海一样,什么都有。从前讲南通是个苏北地方,太苦了,我们演员就是要到最苦的地方去锻炼。”1952年,沈月凤在上海组建华新越剧团;1955年,改名为南通市越剧一团,从此凤栖崇川。 (下转A2版)

这是沈月凤最难忘的日子,最幸福的时刻。“想想从前别人叫我们小花子,现在见了中央,一起拍照,感动得眼泪水都出来了。我们睡不着,纷纷给团里、家人写信,边写边流泪,希望将这种精神力量世世代代传下去。”

一个月一份入党报告,1983年,62岁的沈月凤夙愿得偿,加入中国党。如今四世同堂,家里有十几位党员。“旧社会这样苦,步入新社会,相信组织对我的关心,我一心想参加党,一心忠于党。”

越剧源于嵊州阡陌之间,兴于十里洋场。从乡村走向都市,其嬗变如同凤凰涅槃。抗战爆发后,上海租界沦为孤岛,越剧、京剧、昆曲、沪剧等平分秋色,越剧“东张西望”,学习昆曲的表演身段,以电影、话剧等舶来品为师,在光怪陆离的上海滩,进步思想随戏曲改良蔓延。

1942年,初露锋芒的沈月凤加盟大来剧场戏班,成为袁雪芬倡导的“新越剧”改革的首批参与者。她在第一个新越剧剧目《古庙冤魂》及《断肠人》《蛮荒之花》《情天恨》等剧中担任主角,与名伶姐妹们共同书写越剧的历史。

“我是二肩旦,排在头肩旦袁雪芬、头肩小生张桂莲之后,挂第三块牌子。”沈月凤用兰花指做了个“3”,似乎又回到了牵绊一生的舞台。

从路头戏改唱剧本戏,未受过正规教育的沈月凤,对照读音一字一句从头学起。“我第一次经历了导演排戏,角色定位少了随意性和自由发挥的空间,个人演技要求更高,但这反而促使我更加潜心提高演技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

“排演《蛮荒之花》时,袁雪芬因劳累过度,我一人分饰两角,顺利救场。”袁雪芬既惊又喜,握着沈月凤的手久久不松开。原来,记性素来很好的沈月凤,常常在旁“偷学”。

今年4月26日,袁雪芬的长子郑海芽来看望沈月凤,“您是我妈妈最亲的阿姨!听母亲说,当时,从剧本、化妆、台词、舞台等方面都进行了改革,遭到很多阻力,是你们顶着压力坚持,直到剧团演出越来越受欢迎,大家才开始接受并推广,越剧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几许沧桑都付剡溪,沈月凤耄耋之年写下自传《凤曲吹应好》:“不论是艺术的小舞台,还是人生的大舞台,我都很幸福。”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