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茅威涛:看温越“萌新”如何让越剧在新时代“唱得响亮”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7月9日是现代女子越剧诞生百年纪念日。越剧在新时代如何“唱得响亮”,戏曲人在传承中求新求变。

越剧名家茅威涛“折腾”出的一台好戏《新龙门客栈》,开张以来好评连连。这是一次特别的全新创作,60后的她第一次和一群特别年轻的创作人员在一起工作,包括90后00后的温州市越剧院(以下简称温越)“女团”演员。

这种环境式越剧,打破了以往的镜框式舞台,回归到人的生活方式中去,就像鲁迅笔下的社戏一样,观众和演员一起享受当下此时此刻的幸福。

身为中国戏剧家协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艺术总监兼董事长,茅威涛一直在探索越剧的更多可能性。今年,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应运而生。

从杭州到温州、从“百越”到温越,相逢是缘!这场奇妙的组合是怎么产生的呢?该剧出品人、总制作人、艺术总监、越剧名家茅威涛在杭州接受了温度记者的访谈。

温度问:温州是南戏故里,戏曲文化深厚。温州市越剧院的新生代演员参演《新龙门客栈》又是一段佳话。请您谈谈对温州越剧、温州戏迷、温州戏曲市场的印象。

上世纪80年代小百花(浙江小百花越剧院)成立之初,剧团基本上每年都有到温州演出。越剧市场在浙江,除了杭州,我了解当中温州是最大的。那些年,我们一年至少有1到2次甚至更多次到温州去演出,后来慢慢减少了。有一段时间,温州的经济飞速发展,但却渐渐没有了剧场。

1987年,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在温州市解放剧院演出《五女拜寿》等越剧,深受温州观众的欢迎,图为首场演出场景。资料图片

2008年,我们的新版《梁祝》推出不久,温州的一些演出机构发来邀请,但我非常忐忑。因为我已将近10年没有到温州去演出了。温州的市场还有吗?温州还有越剧观众吗?那一次的演出方非常诚意,新闻发布会设在温州一个五星级酒店里,一个小宴会厅坐满了200多人。据说,当天的报名还是限额的,否则的话,观众可能会挤爆,这个温度让我感受到很温暖。我没想到10年以后,温州依然有那么多热爱越剧的观众,期待着“小百花”再次到来。

那次我们在温州有两场演出,正巧,那段时间,周杰伦也在温州举办演唱会。据主办方介绍,温州越剧迷的见面会比周杰伦的歌迷见面会还火爆。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温州是非常有越剧的群众基础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温州人爱看戏,第一次去温州演出,我就学会了一句温州话,叫“吃吃嬉嬉眙眙戏”,我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吃吃玩玩看看戏”,这是温州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温州人很抱团,可能有一种海洋文化在里边,所以我们去法国,遇到温州籍华侨的时候,简直是让我们宾至如归。原来我们在巴黎的华人圈拥有这么多的粉丝观众。

温州人特别热情,也很豁达。温州观众还有一个“追星”特点请他喜爱的演员去家里吃饭来表达热情。所以,温州观众有个习惯就是大桌请客。记得我们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去温州演出的时候,我常常跟着前辈去她的粉丝家“蹭饭”,包括当时温州市越剧院的老师们带着我们去她们的粉丝家里做客。总而言之,温州人让我的心里一直留着一个非常温暖的回忆,就是戏迷和演员之间的这种温情交流。饭桌上,第一盘一定是海鲜炒粉干,还有敲鱼,今天我都非常喜欢吃温州的这道菜。温州人的热情待客给我青年时期的演艺生涯留下了非常美好的温暖记忆。

说到缘起,这和温州市越剧院现任院长黄燕舞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此前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文联、浙江省剧协组织了一个孵化文艺名家项目。这个项目中,我有幸被燕舞选为导师。其实燕舞是比我年轻一些的青年演员,在舞台上也很有成就。温越以徐派见长,燕舞主攻徐派小生。她希望跟我学习几段尹派的戏,在惯性中找到新的突破点。

燕舞是我迄今教过的学生当中非常努力的一位,可以说刻苦努力到让我很惊讶,一天到晚在琢磨戏。我们业内有句玩笑话,叫跟“录老师”学,意思是外地的演员一般只能拿录像当老师学习。

她很珍惜现场学习的机会。第一轮学习的三天时间,燕舞特意放弃演出和工作,跑来杭州铆在蝴蝶剧场的大排练场里学习,到了饭点我们一起点外卖。每次教学,她都让学生全程录下来,回温州后不断回看消化琢磨。

燕舞从一个动作,一个调度,一个手势,一个水袖,一句行腔,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汇报演出的时候,戏曲界几位有影响力的名家打趣:黄燕舞,我以为那个人不是你。

在这次学习当中,黄燕舞感受到了当下越剧一种崭新的声腔表演、一种角色的诠释,一种新的演剧风格,一种新的审美样式,这是非常触动她。所以当我说起有《新龙门客栈》创作的时候,燕舞就跟我说,茅老师我们可不可以有这样的机会合作?我也答应她,未来有机会,一定要去她的团里看一看,对那些其他的青年演员也有更多的了解。

温度问:听闻您专程到温州参与了选角,一手发掘了温越女团这一批“萌新”演员。毕竟还是一群刚毕业的孩子,她们的毕业大戏都还没演出,连孩子们自己都多多少少有些“心虚”。请问您是如何顶住压力,愿意给她们这样的机会,放手一搏。

当我去温州选角的时候,燕舞非常认线多个节目,把院里所有的80后90后,甚至00后刚刚毕业的学生几乎都展示出来。

我那天也非常受益,看了所有温越的演员,在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就是我希望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有多么不同的声音,我都想跟温越有一次合作。因为越剧是大越剧的概念,要打破院团之间这样的一个边界。

我特别想在打破镜框式舞台,创演一个环境剧之外,在演员合作上也能够做一个新的尝试。所以,剧组对外宣发的第一条消息是招募社会演员。我们也特别欢迎温越组的加入。

一开始去挑的时候,我觉得温越演员从形象外观到演唱,有一个基本储备,符合我作为一个艺术总监对剧目的一些要求。比如演金镶玉的尉歆怡,我一直叫她小版张曼玉。她个子非常小,人也很轻。当时我去挑选的时候,她首先给我演了一段林黛玉焚稿,我当时觉得小丹凤眼是非常有灵气的,有种很独特很古典的东西长在她身上,然后这孩子形体也非常好。于是我当时就问她,除了林黛玉这类正儿八经的闺门旦之外,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表现力度张力大一些的作品。她想了想,又给我表演了越剧《心比天高》里的海达一角。

她自己报名的是邱莫言的角色,但我看到了她表演的另一面。我当时就跟导演商量,决定让她出演金镶玉。同时我又跟她讲,要多去看电影,在张曼玉身上找到金镶玉的表演手段。所以大家开玩笑,从林黛玉到张曼玉到金镶玉。

当正式进入到剧目创作的时候,我发现她们完全是一张白纸,她们从来没有演过一个属于自己的原创大戏。我当时真的是捏了一把汗,觉得毕竟太年轻了。一开始,我确实心里不是特别有底,但是没想到打磨一两个月下来,这些孩子们身上发生了巨大的质的变化。

我举几个例子。比如演员张亚,她本来主工徐派小生,但是我们在这个戏里让她演oss反派曹少钦,然后唱的其实是带有一点花脸的唱腔,和她以前贾宝玉之类的角色是完全不一样的。后期配乐联排的时候,我去看了一眼,特别高兴。我告诉张亚,“没想到你超出了我的预设,比我想象中更好,你要坚定自己这样演是对的。”

还有00后演员金智萱,作为替补队员坐在场边板凳上,不太说话。后来,导演临时把她推到台上。没想到,智萱稳得住!因为一个小女孩去演一个充满男性魅力的禁军教头,又儒雅又侠义确实太难了,但是没想到智萱能够很好完成,而且通过一场一场戏的磨砺之后,我最近去看的时候,我发现智萱又成熟了很多,这是我特别开开心的。

再说说朱泺如,外形条件很漂亮,表演也洒脱,具备了我对小生的选拔要求,但声腔一直达不到我们所期盼的期望高度。我在排练时点拨她,后来我甚至拿出“杀手锏”,把我的唱腔老师宋普南请来看温越组演出,请他帮泺如打磨唱腔。我最近听下来,觉得她还是有进步的,如果有一天,朱泺如能在唱腔上突破自己的极限,未来非同小可。

以及,我必须要说一下自带喜感的温越演员陈思文。在排练的时候,我每次跟导演两个人被她逗笑。这个喜剧演员很有意思,演喜剧的时候,他自己不笑让别人笑那就是天分,那就是你的绝活,思文身上就具备了这种绝活。我每一场去看,都被她逗得演得眼泪都乐出来。

现在凡有重要演出,其他演员会由更加成熟的浙江小百花越剧院组出演,但千户这个角色,最好思文能够赶过来演一下。我觉得,目前来说思文是演得最好的一个千户。她还有一绝活,就是互动,有一次遇到一个老外,她居然用英语交流,把整个剧场的气氛都炒热了。我觉得一个好演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就是临场发挥。思文非常有这方面的潜质。

温越的青年演员都非常优秀,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有一点,我可以断定,通过这儿的演出,他们再回到温越,会带动温越的整个表演风格。加上有黄燕舞“坐镇”,会有一个整体的改变。

听说现在这批演员回到温越去,新戏《霞光》的导演就说,你们最近好像演戏不一样了,连那些跑龙套的“00”后也都不一样了。我觉得这就是叫潜移默化,耳濡目染,这种演剧风格将会有助于温州越剧院整体的发展。

其实温州作为南戏的故里,戏剧一直很繁盛。之前,我对方汝将比较熟悉,瓯剧也看得比较多。这几年因为燕舞和这次《新龙门客栈》的合作,我对温州的整个戏剧业态是非常关注的。温州的宣传部门、文旅部门也希望有更多合作的机会,不仅是温越的演员在杭州出演《新龙门客栈》。所以前段时间,我专门去了一趟温州,去看了南戏故里、九山书会。如何更好把越剧和南戏故里结合起来,文旅开发值得思考。《新龙门客栈》如果有复制版的话,我希望第一个复制版就落在温州。

因为各种原因,我真的很多年没有到温州去演出了。无论是新戏还是传统戏,我特别期待能够有机会再一次带给温州观众。明年正好是小百花40年了,我相信一定会有个全国的展演,期待当中能够有温州这一站,到时候我也希望能够随团再次和温州的观众见面。

茅威涛:越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越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戏剧家协会,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戏剧家协会主席;为中国当代越剧创新进程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

其艺技得越剧“尹派”尹桂芳、尹小芳亲传,扮相俊美高雅,表演细腻深刻,能汲取京、昆、川等剧种的表演手段,融内心体验与程式化表现为一体;在继承尹派的基础上,注重发展,渐成一格,赋予越剧“女小生”以崭新的人文精神和行当魅力。曾在1985、1994和2007年三次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创中国越剧界唯一的“三度梅”;又五次荣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文华奖”;两次上海戏剧“白玉兰奖”;更荣获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戏剧节奖、曹禺戏剧文学奖等国家级重要奖项。代表作品有《五女拜寿》《陆游与唐琬》《西厢记》《孔乙己》、新版《梁祝》《寇流兰与杜丽娘》等。

Similar Posts